<bdo id="snhpa"><center id="snhpa"><rp id="snhpa"></rp></center></bdo>

  • 視頻|國旗護衛隊退伍老兵、國旗設計者一家人的故事

   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陳瑞

    2019-10-01 22:08:20

    距離國慶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,河南新密市穗華心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正在舉辦一場特殊的升旗儀式。操場上肅穆站立的,都是來這里參加軍訓的學生。讓他們鴉雀無聲的,是從他們隊列前,正步走過的這些國旗護衛隊員。他們在退伍前,大部分都是天安門國旗班的老兵。新中國70周年盛典在即,老戰友正在閱兵村參與訓練接受檢閱的方陣。而牛建波和戰友們卻穿起這身舊軍裝,為在校學生展示升旗禮儀,然后上臺宣講國旗知識。從國旗班退伍20年,牛建波和戰友們始終難忘那支擔負光榮使命的部隊。


     “每次升降國旗大概是提前10分鐘,我們就到天安門城樓洞下待命,進行二次的服裝整理。接著,在離升旗時間還有5分鐘左右的時候,我們就從天安門城樓洞出發。每天我們升旗降旗往返要四次,經過天安門城樓要走過金水橋。然后從金水橋頭到國旗桿下,正步行進是138步,整個的距離是103.5米。”牛建波在國旗班完成了700多次的升降國旗任務。


    61f89c424516b0dedc6035b58531484f_640x480.jpg


    國旗護衛隊對每名戰士的要求非常高。從一名普通的軍人到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國旗衛士,要過好站功、走功、托槍三道關,最后經過差不多為期三個月的集訓,才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國旗護衛隊隊員。為了能夠成為距離國旗最近的護旗手,他們常常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。他們要背綁木架矯正姿態,練眼力降低眨眼的頻率。而國旗哨更是要求“冬不穿棉,夏不穿單”。夏天不管多熱,他們都要身著禮服,戴帽子,扎腰帶,穿皮鞋,戴手套,站在國旗哨位上。到了冬天,同樣只能身著禮服、呢子大衣,以展示出國威和軍威。


    “我們要踢腿帶風,落地砸坑。我們踢腿的高度,包括腳面平度或者腳掌與地面平行距離,每一步都要量。尤其是我們在升降旗訓練之前,必須要量!”回想起這段回憶,賈旭一陣憨笑。“國旗衛士”時期的苦練,帶給他的除了一身的本領,還有一身正氣。


    5a051df2f955d913549a3e8a508fc351_640x480.jpg


    從1991年5月至今,天安門國旗護衛隊始終保持著執行任務零失誤的紀錄。在國旗護衛隊,每個戰士的成長都非常多。國旗護衛隊教會了他們堅強、勇敢、忠誠——對祖國的忠誠,對國旗的忠誠。


    “國旗代表了祖國。對國旗忠誠,其實也是對祖國忠誠。所以護衛國旗重于生命,隊魂已經融入到了我們每名國旗護衛隊的隊員的心里、骨髓里、血液中!不光是在部隊,即使人退伍了,離開部隊了,最割舍不下還是這面國旗。”退伍不褪色,牛建波和戰友很快創辦了第一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用軍訓和搞公司團建的收入,支撐國旗班老兵們繼續到全國各地升起國旗、講述國旗。他們希望校園和企業里的升旗儀式能變得更加正規,儀式感也能更強。通過國旗,讓更多的人,明歷史,知榮辱,愛祖國。


    fadf7424dfa58f1f490837d6b7288379_640x480.jpg


    “我們當兵的時候,其實我們是沾了國旗的光。我們當時一直在教育新兵,教育,一直在說,我們要給國旗增光。從部隊出來之后,我們這班人其實干的這個事情,還是在圍繞著國旗。”賈旭從國旗護衛隊退伍后,跟牛班長一起開始創業。如今,他已經是新密校區的副校長。


    d79f7e76f0036de1a36dfcb09aa5bdd9_640x480.jpg


    從最早,牛班長在廣東的一天兩頓咸菜、饅頭,到如今賈旭的安居樂業,國旗班老兵們創辦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已經擴展到了全國5個縣市。這里也成了他們退伍融入社會、轉化本領的平臺。退伍時,他們問自己“我們能為國旗做什么?”如今他們也有了堅定的答案。


    牛建波團隊義務升國旗,宣講國旗知識的腳步,如今已經遍布全國。“像這幅農民畫,就是9月19日在上海進行國旗公益活動的時候,上海朱涇小學的同學自己制作出來,贈送給我們的。孩子們對國旗也好,對祖國也好,從他們內心是非常熱愛。我們過去,也非常喜歡我們。”


    60a42159fee21014fbeaa52f6c48ce20_640x480.jpg


    牛建波向我們展示了營地里的寶貝,這是戰友們收藏在國旗文化展示廳里的照片和老物件。它們都是老兵們在天安門護衛國旗的難忘記憶。2018年元旦,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番號正式取消,轉隸屬中國人民解放軍三軍儀仗隊。牛建波也被邀請,在天安門見證了換裝后更加威武雄壯的國旗護衛隊。“現在,旗桿下不再有原來的兩名升旗手。掛旗,摁動按鈕,拋旗,升旗,一個動作全部由現在的擎旗手來完成。每月的一號為重大升旗,隊員會由原來的66名增加到96名,其中增加這30名隊員是在金水橋的南側,呈八字形站立,等待著升旗的開始。而這時候在天安門城樓上,會有8名司號手吹響司號,而后預示著新的一天,新的升旗儀式即將開始。”


    3710312cd64dd03f0115fe4941b76db4_640x480.jpg


    在國旗文化展廳里,國旗班老兵們展示了一組老照片。照片里有一個上海市民——他叫曾聯松。70年前,他設計的五星紅旗從2992份投稿中脫穎而出,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。曾滔是曾聯松的長孫。70年前,祖父在山陰路145弄的閣樓上連夜設計,用剪刀剪出了大小五顆五角星。那一年,他的父親曾一沖才7歲。小時候,曾滔常看祖父在家里寫毛筆字。而學習經濟學的祖父,也正是因為熱愛祖國,熱愛中國傳統文化,由滬劇唱詞和紅軍帽徽得到靈感,根據陽光放射光芒構圖,活用了中國水墨畫留白的技法,設計出了象征民族大團結,又非常符合中國審美的五星紅旗。


    dc369f77fa3d670fd927f847de844a66_640x480.jpg

     

    曾滔回憶起父親在編撰祖父傳記時,記錄下故事。“1950年9月份的時候,我祖父到北京出差參加全國供銷合作社的會議的時候,有全國政協的同志找到了我祖父,和我祖父核實了我祖父為國旗投稿相關的事項。然后9月份我祖父開會結束回到上海,那么那個時候就接到了中央人民政府辦公廳正式的函件,就是邀請我祖父參加1950年的國慶的觀禮。” 


    f6d6660848174a35049695ae463c99e0_640x480.jpg


    作為國旗設計者,曾聯松一直教育子孫要低調做人。他是一個長期從事財務工作的上海普通市民。他不以國旗設計者自居,最后的職務也就是上海市日用雜品公司的副經理。曾聯松熱衷于宣傳國旗,卻反對國旗設計者成為家庭的標簽。距離國慶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,地處山陰路的山三街道插滿了國旗。這里正在舉辦一場居民藝術展。曾聯松次子曾一明低調出現在現場,看到鄰居以國旗為主題繪制的油畫,他激動地鼓掌說,畫得很像。如今,曾家子孫兩代人,都像曾聯松一樣熱衷于國旗的宣傳和愛國主義教育。他們和無數守護五星紅旗的中國人一樣,知道,國旗的背后是國家,是民族,是團結,更是信念。


    9b9d1adc1e7d43d25936827c4d461f95_640x480.jpg


    “我們家的傳統,是對于國旗的宣傳,其實是從愛國主義的角度去宣傳。最重要的一點,其實還是國旗所代表的我祖父的愛國的精神,為國家作貢獻的初心。”看到國旗,曾滔常常會想念祖父,但他也知道,更應該傳承的,是祖父對國旗、對國家的赤子心。他仍希望,盡可能低調地為守護國旗、宣講國旗知識出點力。


    (看看新聞Knews記者:陳瑞 攝像:李響 編輯:胡琰琦)

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相關新聞

    關鍵字:退伍老兵
    色狠狠姐姐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