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snhpa"><center id="snhpa"><rp id="snhpa"></rp></center></bdo>

  • 視頻|他們僅用長江口“一瓢水” 滋潤了上海千萬家

    《長江之戀》項目組

    2019-10-05 10:15:20

    青草沙,這塊頗似長江源頭“三江源”的濕地,位于上海長興島的西側,距市區只有五十多公里。長江從上游帶來的泥沙,沉積成沙洲和灘涂。潮漲潮落,江水在這里經歷著自然的凈化。1993年,三十出頭的顧玉亮來到這里。他和他的團隊前來驗證一個看似大膽的設想:把這里優質豐沛的淡水資源,引到上海去。


    屏幕快照 2019-10-05 上午10.26.10.png


    原青草沙原水工程總工程師顧玉亮:“1993年,我們在長江口設置的第一個咸潮監測站。我們稱為第一位哨兵,忠實地把我們長江口的咸水咸潮入侵的變化規律。十分鐘一個數據把它傳回來,準確地把它描述出來。”


    屏幕快照 2019-10-05 上午10.24.10.png


    長江口水勢洶涌,風高浪急,南北兩支入海口,海水定期來犯。在江心建設飲用水水源地,世界上也沒有先例。摸清海洋對河流浸潤的規律,是最困難的第一步,也是關系千萬上海市民福祉的第一步。上海,是一個水質型缺水的城市。上世紀80年代末,上海市的傳統水源黃浦江已經難堪重負。


    屏幕快照 2019-10-05 上午10.24.33.png


    科學家們把目光投向了長江,大膽提出了“從長江江心取水,變長興島為水源島”的設想。當時供職于上海市公共事業局的顧玉亮臨危受命,帶領團隊來到長興島青草沙,開始了艱苦的觀測研究工作。這一干,就是十五年。


    原青草沙原水工程總工程師顧玉亮:“長江每年的入海的流量是9335億立方米。我們青草沙,僅僅是從長江入海流量當中取了千分之四的水量,來進入到我們水庫、滋潤上海。所以我的比喻是,我們僅僅用了長江口的一瓢水來滋潤我們上海。”


    屏幕快照 2019-10-05 上午10.25.01.png


    隨著大量觀測數據的積累,咸潮入侵、河勢影響、選址建庫等世界性難題逐一得到解答。一個“避咸蓄淡,自我凈化”的江心水庫出現在長江入海口。如今,青草沙水源地的原水通過越江管道,供給上海九個行政區的全部區域和五個行政區的部分區域。超過一千萬上海市民喝的水,來自長江。


    上海城投原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宜平:“從單一水源供應整個城市的水量來講的話,青草沙水源地可能是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。世界上其他的大城市, 包括東京、紐約都沒有達到這樣的。”


    屏幕快照 2019-10-05 上午10.25.29.png


    每天,長江之水在青草沙自由流動。


    隨著長江水位的上升,上游泵閘開閘引水。而隨著長江水位的下降,下游泵閘開閘放水。仿佛演奏樂器一般精準,對潮汐規律的精妙利用,使得青草沙水庫節約了大量的能耗,同時又保證了水源地內“流水不腐”,有效地應對著水體富營養化的威脅 。


    原青草沙原水工程總工程師顧玉亮:“從河勢穩定的角度,我們把它設計,規劃成一個魚形,我又把它看成是一條中華鱘,因為它跟長江來水是相對的,是逆流而上的,象征著我們中華民族一種逆流而上的偉大精神。”


    (來源:《長江之戀》項目組 視頻編輯:王玨)

    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相關新聞

    關鍵字:長江之戀青草沙
    色狠狠姐姐在线